权力的游戏:起底EOS核心仲裁论坛

时间:2019-06-15 07:00:01 来源:中国科技网 当前位置:小甜甜论娱乐 > 股票 > 手机阅读

点击上方蓝字“Ever链动” 关注公众号

简单高效的区块链资讯与活动工具


本文来源于公众号 碳链价值 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12名陪审员,1名大法官的陪审制大家都熟悉,但1名陪审员,21名大法官的陪审制应该没人见过。EOS治理中的仲裁制度似乎更接近于后者。


11月8日,EOS核心仲裁论坛ECAF(EOSIO Core Arbitration Forum)下达了EOS治理史上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,并在4天后,也就是11月12日获得15个BP(Block Producer)的通过。这意味着该仲裁令将被执行,名为“ha4tamjtguge”的账户的私钥将被变更 。


账户的私钥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它在某种程度上对应于现实世界中个体的生命权。在现实世界,宣判一个人的死刑需要经过严格的审判程序,甚至一些国家废除了这种刑罚。那么在EOS社区,谁来做出这种仲裁?谁来执行这种仲裁?它们有权力进行仲裁吗?权力来自哪儿?


带着这样的疑问,本文查阅了大量与ECAF相关的资料,并采访了EOS Cannon以及#ECAF00000198号案件的申诉人。这篇文章的事实部分尽可能做到准确,但也有一些“比喻”和“思考”,如果带来任何的误解与歧义,均与受访者无关。 


EOS的仲裁制度


DPoS是链上治理型区块链,所有规则、投票、选择都硬编码(上链)进入区块链协议,对于采用这种共识机制的EOS而言,治理至关重要。本文探讨的仲裁制度是EOS治理中与社区成员日常事务最为相关的部分,就像现实世界中用于维持社会稳定与公正的司法系统一样。


EOS的仲裁制度由三大基本支柱构成:


1.立法:投票的代币持有人。

2.司法:仲裁员。

3.执法:BP。



其中,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,依据宪法和一套争议解决规则对申诉作出裁决,并把裁决结果提交给仲裁机构。ECAF即是一个为EOS提供服务的仲裁机构,由Thomas Cox和Ian Griggs等人在主网上线前创建,它是一个独立的自治机构,与Block.One无关。


ECAF包括以下三个组成部分:


1.管理员:分配仲裁员给案件;仲裁员的招聘、审查、培训、替换;联络BP实施裁决。

2.仲裁员:仲裁纠纷。

3.仲裁基础:EOS宪法;EOS争议解决规则(RDR);EOS仲裁手册。



因此,在EOS的仲裁制度中,是由代币持有人投票产生法律,仲裁员以仲裁机构为依托,根据法律对案件做出裁决,再由仲裁机构把裁决提交给BP执行。


ECAF下的申诉和仲裁步骤如下:


1. 当遇到黑客或诈骗事件、或与其他社区成员发生纠纷时,向ECAF提起申诉,申诉链接:https://eoscorearbitration.io/file-a-claim。如事态紧急,可通过申诉链接在提起申诉的同时请求紧急保全措施。

2.如果该申诉被受理,ECAF将把仲裁通知发送给该申诉相关的各方,包括被告方。

3.ECAF将为申诉指定一名仲裁员。如果申诉包括紧急保全措施,一个单独的紧急仲裁员将被任命去快速地评估该请求,并给出临时措施,提交给BP执行。

4.仲裁员将给予当事各方适当的机会来陈述案情,并最终对案件做出仲裁。

5.如果认为仲裁结果不公正,当事方可以提起上诉。上诉委员会将审理此案并作出最终裁决。

6.仲裁结果将由ECAF提交给BP,每个BP独立审核证据,判断该仲裁令是否证据充分,是否符合当前公约。

7.BP在认可仲裁令后,执行仲裁。


“畸形”的权力组合


在传统的司法制度中,陪审制被广泛地使用。12名陪审员(小陪审团)对案件进行评议并形成评议结果,1名大法官根据评议结果做出量刑和最终裁决,该裁决将被保证执行。



但EOS的仲裁制度与此不同,它是由1名仲裁员给出裁决,再由21名大法官(BP)来决定裁决是否生效。


这是一种“畸形”的权利组合。一个层面,仲裁员的权力过大:一起“案件”由1名仲裁员来给出裁决,对个体的依赖性过大,某个仲裁员的能力与素质会对判决的过程和结果带来决定性影响;另一个层面,仲裁员的权利又过小:仲裁员做出的裁决需要被21个BP分别审核,即使审核通过仲裁员也没有权力监督BP及时执行裁决,这种情况将导致仲裁结果的执行不力。


#ECAF00000198申诉案例暴露了这种畸形的权利组合带来的麻烦。在这个案例中,申诉人因私钥被人骗取,在6月28日丢失了1281个eos,申诉人向ECAF提起了申诉,但ECAF的仲裁员直到10月3日,也就是事发后三个月,才做出对骗子账号的紧急冻结令,仲裁员拖延办理的理由是“很忙”。这时候,原账户只剩下552个EOS。


随着申诉案例的增多,ECAF因办事效率带来的问题正在凸显,社区希望ECAF能够及时就紧急网络事件作出反应,但ECAF无法在第一时间处理申诉。


回到198号案例,它遭遇了畸形权利组合带来的双重麻烦:在仲裁员终于下达了紧急仲裁令后,节点STARTEOSIOBP并没有执行ECAF 的这一冻结令,也就是没有把骗子账户添加到黑名单中,于是11月2日,骗子在该BP负责生产区块时把账户中仅剩的552个EOS转移到交易所并卖掉。


BP对这一事件给出的解释是:“时差原因,我们看到后第一时间执行的。”该仲裁令是在10月发出的,账户EOS被挪动发生在11月。



比“时差原因”更耐人寻味的是当申诉人询问ECAF下达的仲裁令为什么没被执行时,BP回复:“基本都执行了。”



▍寻找权利的源头


为什么是“基本都执行了”,而不是“保证被执行了”?因为不像很多人以为的“ECAF权力过大”,ECAF实际上是一个不拥有任何权力的自治组织,它无权执行自己的仲裁。


ECAF没有权力。


BP必须接受并无延误地执行紧急措施或仲裁吗?不是,BP只是被提倡这样去做,以减少社区成员的损失。BP如果没有执行仲裁造成社区成员的损失,需要为此承担责任吗?不需要,目前并没有任何强制措施来让BP为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
ECAF提供的更像是仲裁提议,而不是仲裁。一方面该仲裁提议需要被BP审核,真正决定仲裁是否生效的是BP,另一方面,ECAF也没有能力去强制BP执行仲裁。BP才是EOS仲裁制度里唯一的权利拥有者,它不仅拥有判决权,还拥有执行权。


这种给EOS仲裁过程带来诸多问题的制度,或者说权力分配方式是否合理?它也许不合理,但它可能是现阶段唯一正确的选择。原因只有一个——BP是持币者投票投出来的,ECAF不是。而投票,是EOS社区的赋权方式,是EOS社区唯一的权力来源。


ECAF的仲裁依据是宪法,宪法是投票投出来的;ECAF的仲裁实现是BP,BP是投票投出来的。而ECAF本身不是投出来的,也不是官方指定的,ECAF是自治的,它没有任何权力。



自治也决定了ECAF没有稳定的来自官方的收入支持或人手支持,面对海量的申诉与有限的仲裁员,一起申诉对应一个仲裁员是经济的选择,而仲裁效率就更加无从保障了。


市场化似乎是解决这种困境的方法之一,ECAF已经开始对申诉收取服务费,如果有更多的人以职业或半职业的身份加入到ECAF,ECAF应该会设计更合理的仲裁流程,同时提高工作效率。不过即便如此,条件受限也不是ECAF在198申诉案例中渎职表现的借口。


另一方面,ECAF并不是唯一的选择,也许应该期待看到更多ECAF类型的仲裁论坛进行竞争,更多提供包括法律、安全等在内的服务机构出现,以便社区成员能够充分选择,能够更好的保护自己的利益。


用投票决定权利


可以指责仲裁论坛的渎职,也可以指责BP的不作为,但在EOS社区,并没有一个更大的权利实体可以去监督它们、可以去命令它们。


不过,这并不意味着权力的拥有者可以为所欲为,因为它们的权力是被投票赋予的,它们的权力也同样可以被投票剥夺。


选择和投票,是EOS链上治理真正重要的力量。


并不是所有的BP都与STARTEOSIOBP一样。EOS Store也曾因未及时更新ECAF黑名单导致社区成员的资产被转移,事后EOS Store对因自己失误造成的损失做出了赔偿;而在另一起因某节点漏掉黑名单而导致受害者EOS被转进交易所的案例中,EOS Cannon在第一时间联系到交易所,暂时冻结了黑客账号,为案件的处理争取时间。


如果对BP不满,不要给它投票,或者说积极地把票投给负责任的BP。你投出的BP应该是你在社区行使权力的代表,而当你日后需要帮助和支持时,它也是你权力的来源。


如果对公约不满,去讨论和投票。想要限制权力,就反对“仲裁可以改变私钥”;觉得安全更重要,就支持把容易被黑客钻空子的脆弱的黑名单冻结方法改为使用eosio.sudo/eosio.ware功能取消帐户权限的方法,直接冻结账户。


如果对机制不满,去建设和投票。你可以去思考,为了效率,是否应该成立一个拥有实权的仲裁法庭,能够独立仲裁和强制BP执行仲裁(它的权力又该如何被赋予和制约),或者引入“合约仲裁”,申诉方只要提交了足够的证据,合约就能自动受理并判决(它的安全如何被保障)。你也可以去讨论,BP是否应该只专注于技术安全,而不是过度参与法律和社会保护,它们的这一部分权力,同时也是责任,是否应该让渡出来,让给什么组织或机构?


通过手中的选票,去定义权力,去规范权力,去赋予权力,去监督权力。


公元前400年,伯里克利就在雅典实现了民主和自由,但两千多年后,我们依然需要为这一目标去努力,这些珍贵的东西不会轻易到来,而参与,是唯一的方法。就像伯里克利在那次著名的殉国将士葬礼上的讲话:“一个不参与城邦生活的人不仅仅是一个只顾自己的人,而且是一个无用的人。我们公民们应该参与公共事务的辩论,参与制订我们的政策。”



结束语


治理在EOS公链中的意义被低估了,治理才是关键。当我们怀着对“账户私钥可以被修改”的质疑寻求答案时,一路看到的都是因为尚不健全的治理给社区带来的诸多问题,甚至因此而起的成员对社区的质疑。


投票在EOS公链中的意义被低估了。在EOS中,权力被分配给了代币持有者,不管是投票选举BP,还是投票定出公约,治理最终是在投票中实现的。


也许听上去是口号,但它也可能是道路:投出你的选票。有人说链上治理最后会走向财阀式腐败,如果你不参与,这一结果可能难以避免,但如果你参与,一切也许就会不一样。



近期精彩文章:

>> 区块链标准建设不是一蹴而就的,是慢慢推进的

>> 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刘晓蕾:股权融资已去,数字时代将至,中国仍有数据红利

>> 罗玫:“虚拟货币”属于何种资产应依拥有目的确定

>> Conflux CTO伍鸣:让POW的共识机制不再成为公链系统吞吐率的瓶颈

>> 比特币与随机性

>> V神:区块链非金融应用比金融应用更具优势

>> 区块链应用的荒诞与现实

>> 那些区块链 CEO 教我的事

>> 区块链真的能改变世界吗?

>> 去中心化技术简史

上一篇顺天和平电影城招聘放映员

下一篇游戏点燃现场,抢答引爆知识 --“以案说防”志愿服务队第46期宣传活动

相关文章:

股票本月排行

股票精选